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杏仁的博客

兴幽松雪见 心苦砚冰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主任中医师、教授。党 总 支 副书记。中 共泰州市第五次代表大会代表。"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“获得者、“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”、“江苏卫生拔尖人才”、泰州市“百名医学专家”,江苏省中医药学会理事,世中联儿科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,泰州市中医药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“兴化杰出人才奖”、南京中医药大学“励耘奖”获得者。《江苏中医药》特聘编辑、审稿专家,《中医儿科杂志》编委。《中华医学百科全书·中医儿科学》编委会学术秘书。承担全国中医儿科临床诊疗指南制修订。主编《兴化中医》。市老年大学兼职教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精思妙理 高韵深情──纪念傅山诞辰400周年  

2011-12-04 13:23:28|  分类: 论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精思妙理

高韵深情

 

──纪念傅山诞辰400周年

 

朱 杰

 

〖提要〗明清之际的傅山博学奇才,尤精医学,为纪念傅山诞辰400周年,笔者侧重评析其代表作《傅青主女科》,认为具有辨证详明、方药精当、注重补肾养肝、善调气血奇经、理法自成体系、文笔别具一格等特点,但也有一些不足之处,如忽略脉法、舌诊等。此外,从“医外功”这一独特的视角,概论傅山在其他方面的学术成就,以更加整体、全面地观照他的高风亮节和奇伟怀抱。傅山认为做学问须“心正”,强调“作人”为先,治学方法可概括为“勤”、“蜕”、“归”三字诀,对后学亦多有启发。

 

    〖关键词〗 傅山 《傅青主女科》 学术成就 治学之道

 

傅山,出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丁未(1607年)闰6月19日,卒于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初名鼎臣,字青竹,后改字青主,又名真山,号朱衣道人,山西阳曲(今太原市) 西村(现尖草坪西村)人。于学无所不能,尤精医药之术,家居以医为业,治病不拘学派,施药不泥古方,应手辄效,誉为“医圣”。著述宏富,有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霜红龛集》等传世。傅山又是明清之际杰出的学者、诗人、书画家,他在经史子集、佛经道藏、钟鼎文字诸学术领域,都进行过认真研究,涉猎甚广,戴廷 木式 赞其“学博可匹升庵,诗赋可敌次 木便 ,书法在王铎之上。”顾炎武慨叹“萧然物外,自得天机,吾不如傅青主。”学术体系,影响深远,诚不可磨灭者。笔者尝试对《傅青主女科》(以下称《女科》)一书的学术成就作一简评,并从“医外功”这一视角,概论傅山在其他方面的成就,以更加整体、全面地观照他的高风亮节和奇伟怀抱。傅山认为做学问须“心正”,强调“作人”为先,治学方法可概括为“勤”、“蜕”、“归”三字诀,都十分值得学习和借鉴。

1  精思妙理 女科天下名

在中医高等院校五版教材《中医妇科学》(罗元恺主编)中,书末“方剂索引”凡159 首,其中选自《傅青主女科》(以下简称《女科》)19首为最多约占总数的八分之一,遥遥领先于《景岳全书》(13首)、《金匮要略》(12首)、《校注妇人良方》(7首)等。傅氏生化汤广泛用于教科书中所列堕胎、小产、产后腹痛、恶露不绝、产后发热诸疾之血瘀证,经间期出血篇所分肾阴虚、湿热、血瘀三个证型,则全部采用傅青主方,由此足见《女科》在现代中医妇科学中的地位。

  《女科》分二卷,上卷列带下、血崩、鬼胎、调经、种子;下卷列妊娠、小产、难产、正产、产后,附产后编等,内容包括经带胎产杂诸症,许多观点机杼自出,特色鲜明。

 

1、1辨证详明,自出新裁,注重补肾养肝

 

    《女科》畅辨今人所不敢言与古人所未及言者,“谈症不落古人窠臼”,“辨证详明,一目了然”(祁尔诚序)。如论经水先期:“夫同是先期而来,何以分虚实之异?……先期者火气之冲,多寡者水气之验。故先期而来多者,火热而水有余也;先期而来少者,火热而水不足也。”文笔洗炼,说理清楚,言简意赅,使能执简御繁。文体自出新裁,风格独创,与其他妇科著作迥异。多采用孟子笔法,先从反面叙述,再从正面反驳,予以解答,并加辨析。如论缺乳:“妇人产后绝无点滴之乳,人以为乳管之闭也,谁知是气与血之两涸乎!……治法宜补气以生血,而乳汁自下,不必利窍以通乳也。”条分缕析如抽丝剥茧,深入浅出而通俗易懂。

    《女科》共有条文77条,与肾有关的达40余条;共有处方83首,从肾论治的达40多首。肾为先天之本,元气之根,主藏精气,精能生血,血能化精,精血同源而互相资生,成为月经的基础物质,精又能化气,肾精所化之气为肾气,肾气的盛衰,主宰着天癸的至与竭,故“经水出诸肾”,月经病多与肾有关;胎孕亦成于肾脏之精,“肾水足而胎安,肾水亏而胎动”;种子篇列不孕十条,除嫉妒不孕外,余九条都责之肾虚(六条与肾直接相关,三条间接相关)。《女科》多种疾病均着眼于补肾,补肾之法有二:①养血、健脾生精法:根据精血同源之理,在用生熟地、山萸肉等滋补肾精的基础上,配以当归、白芍、阿胶、等养血之品,如顺经汤治经行腹痛吐衄,“此方于补肾调经之中,而用引血归经之品,是和血之法”,即寓养血生精意;又脾为后天之本,脾肾相资,所谓“脾胃健而生精自易,补脾胃之气与血,正所以补肾之精与水也。”如安奠二天汤,双补脾肾,补气培元,使阴阳和调,气血相濡,维持妊娠的需要,保证胎元的发育,而无胎动不安、妊娠腹痛之虞,“世人畏用参术,或少用以冀见功,见证不的,是以寡效,此方正妙在多用也。②甘温、益气补阳法:傅氏认为“火衰虽小剂而可助,热药多用,必有火燥之虞,不比温甘之品也。”善用温润填精之品,如巴戟天、菟丝子、肉苁蓉、枸杞、续断、杜仲等,取“少火生气”之意。至于辛热之品,其慎用性温刚燥、气味剽悍易于劫津伤阴的附子、肉桂大辛大热之品,以防“壮火食气”,如温胞汤即用甘温补阳益肾法,而擅用干姜,如固本止崩汤用黑姜,补气解晕汤用姜炭,均旨在维护阳气;傅氏善于从气中求阳,认为“人生于火亦养于火,非气不充,气旺则火旺,气衰则火衰”,如温肾止呕汤中特别重用参、芪、术等以气中求阳,是其温肾补阳的独特之处。

“女子以肝为先天”,傅氏也善于治肝,治肝之要有三:①养血濡肝:《女科》治肝的处方约20余首,大多仿肝体宜柔,酸甘化阴之意,重用归芍以养肝补血,酌配熟地、枸杞、山萸肉、阿胶等甘酸之品以濡养肝体,如清肝止淋汤治肝木克土、湿热内蕴之赤带病,“此方但主补肝之血,全不利脾之湿者,以赤带之为病,火重而湿轻也。夫火之所以旺者,由于血气衰,补血即足以制火……治血则湿亦除。”②疏肝理气:对肝郁所致诸疾,仍侧重于滋阴养血、健脾扶正,力避单纯使用或重用香燥之品,以防劫阴耗血,如宣郁通经汤,即重用归芍,而疏肝之品剂量均较轻。治白带之完带汤,亦以健脾祛湿为主,酌配柴胡(仅六分)从畅肝之用,所谓“大补脾胃之气,稍佐舒肝之品,使风木不闭塞于地中,则地气自升腾于上,脾气健而湿气消,自无白带之患矣。”③肝肾同治:如调肝汤以舒肝酌加补肾滋水:“妇人有少腹疼痛于行经之后者,人以为气血之虚,谁知是肝气之涸乎?……治之法,必须以舒肝为主,而益之以补肾之味,则肾水足而肝气益安矣。”此“隔一”之治,虚则补其母,滋水即所以涵木也。再如顺经两安汤补肝而能交通心肾:“肝乃肾之子而心之母也,补其肝则肝气往来于心肾之间……不啻如介绍之助也。”其医理之妙若此。

 

1、2  处方平允,用药精当,善调气血奇经

 

    《女科》“制方则极平易精详之至,不失古人准绳。用药醇和,无一峻品,补多于攻,或攻补兼施。”(祁尔诚序)傅山制方意图明确,君臣药用量较重,而佐使药用量极轻,有时剂量十分悬殊,反对“杂泛均停,既见之不明,而又治之不勇。”(顾炎武《傅青主大小诸证方论序》)如安老汤中人参、黄芪、熟地均用一两以大补气血,而香附只用五分,一则可防参、芪、熟地甘温腻膈而难收补益之效,再则用小量可避免理气伤阴之变。

    妇人以血为本,以气为用,气血调和,则经脉通畅,冲任充盛。因此《女科》也十分重视调理气血:①补气以生血:如用固本止崩汤治疗血崩昏晕,用参、芪、术“急补其气以生血”,配熟地等“补阴血之中行补气之法”,盖气药有生血之功耳!处理崩中一证,刻刻须防血脱,且有形之血不能速生,无形之气所当亟固,崩中用补气方药,有挽狂澜于既倒之功;再如治新产妇出血而致气虚,用解晕汤大补气血,并可补气摄血。②理血重生化:如生化汤,由当归、川芎、桃仁、干姜、甘草组成,药味与以前钱氏生化汤略不同,妇人产后多瘀,而“气血皆虚”为本,应慎用破血、攻瘀峻品,生化汤有化瘀生新之妙,诚如唐容川《血证论》所云:“血瘀能化之,则所以生之。”傅氏运用由生化汤加味而成的方剂有28首之多,临床广泛用于产后病,如加参生化汤治疗产后气脱、木香生化汤治疗产后忿怒等。

    《女科》善调奇经:如治阴虚血热所致之崩漏、月经过多,用“清海丸”,“海”指血海,即冲脉:“此方补阴而无浮动之虞,缩血而无寒凉之苦……子宫清凉,血海自固”;带下为奇经之病,若任督脉虚、带脉不能约束诸经,必然发生带下,如青带即是因“肝之气必逆,气欲上升,而湿欲下降,两相牵掣,以停住于中焦之间,而走于带脉,遂从阴器而出”;黄带为任脉虚、带脉失约、水湿内停,方用易黄汤以“山药、芡实专补任脉之虚,又能利水,加白果引入任脉之中,更为便捷”。

傅山撷取众长,摆脱尘鞅,勇于标新立异;植根传统,另辟蹊径,自有真知灼见。《女科》侧重肾、肝,与陈自明侧重脾胃不同,辨证中突出用中医五行学说来阐述脏腑间的关系,重视奇经在女科中的地位,无不承灵、素之奥旨,而又不受传统之束缚,论治切中肯綮,处方均经验证,并详细记载用药疗效,如定经汤治经水先后无定期,“二剂而经水净,四剂而经既定矣”,等等。《女科》从证不从脉,所述有症状而无脉象,据考为其传人的陈士铎于《辨证录序》中解释道:“夫医道之难,不辨脉,罔识脉之微;不辨证,罔识证之变。今世人习医者,亦甚多矣;言人人殊,究不得其指归……辨脉难知,不若辨证易知也。”说明傅山用心之良苦,为了普及医学,便于使未精医者亦可辨其证而执其方,以免脉象玄奥,“心中了了,指下难明”。但全然忽视中医脉诊,甚至连舌诊也只字未及,不能不说是白璧之微瑕,影响了其辨证的完整性。或为其过于追求个性使然。《女科》也反映了一些道家思想,如论季经:“妇人有天生仙骨者,经水必一季一行……倘加以炼形之法,一年内便可飞升”,处方名“助仙丹”,当不足为凭。

 

2  高韵深情  功夫在医外

 

2、1作人为先,治学之道,要诀在勤、蜕、归

 

    傅山论书云:“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。”其提出的“四宁四毋”(“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直率毋安排。”)亦强调以“心正”为前提。他崇尚颜真卿书“如忠臣义士,正色立朝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。”而薄赵松雪其人以宋室后裔仕元,遂恶其书之媚俗无骨。他一生清贫,《家训》云:“粗茶淡饭布衣,茅屋度日,尽可打遣”,“势利富贵,不可毫发根于心。”抱志守节,隐居不仕,顺治十一年,因秘密抗清事泄被捕,狱中“容色自如”,“受刑不少屈”;康熙十七年,诏举博学鸿词,以死拒之。傅山作画多以“四君子”为题材,抒发其深情、浩气。晚年作《墨池》诗:“墨池生悔吝,药庋混慈悲。子敬犹今在,真人到底疑。佳书须慧眼,俗病枉精思。投笔于今老,焚方亦既迟。”“投笔”、“焚方”不过是激愤之辞,山河满目疮痍,国家病入膏肓,苦于无力回天,隐晦地表达出壮志未酬,此身已老的感慨。他坚持的民族气节至死未变,“明月清风遗恨在,千秋万祀属知谁?”临终前仍遗言“以朱衣黄冠敛”。傅山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,又何止医与字哉!

    上医治国,其次医疾;不为良相,愿为良医。傅山怀济世之雄才,而终成一代精诚大医。“作字先作人”,对行医者来说,就是“作医先作人”。傅山医德高尚,谦逊正直,平易近人,“治病从不见倦容”,凡有邀请出诊,不管路程多远,必欣然前往救治,病家赤贫还免费赠药。长年遁迹民间、避居僻壤,不以名家自居,“宁可老作学生,不可少作学者”,《女科》中就收载有不少他精心搜集、整理、弥足珍贵的民间单、验方。

傅山曾语重心长地指出作学问要“勤”:“读书勿怠,凡一义一字不知者,问人检籍,不可一‘且’字放在胸中”;要“蜕”:“君子学问,不时变化,如蝉蜕壳,若得少自锢,岂能长进”;要“归”:“谓有所归宿,不至无所著落,即博后之约。”可谓对其一生治学经验的总结。其抗志以希古人,虚心而师百氏,勤求博采,力主独创,而诗有别裁,字有别致,医有良方,晚年悉心著述,特以《女科》之精思妙理名闻天下,流芳千古。《霜红龛集》有“一缕沈烟萦白牖,先生正著养生书”、“江泌惜阴乘月白,傅山彻夜醉霜红”等诗句,可以想见其“穷愁著书、浮沉人间”至为感人的情景。顾炎武有“苍龙日暮还行雨,老树春深更著花”诗句相酬,正是对其高韵深情的生动写照。

 

2、2  学问深醇,才高识妙,而能穷极医源

 

    宋鉴《半塘闲笔》云:“阳曲傅徵君,以神医兼书画”。傅山书法学颜,上追锺王,为“清初第一写家”。其狂草如巨龙翻滚,亦吐亦吞,无起无止,如怒如骂,如瀑泻流,虎虎生气,竭尽啸傲风骚阳刚之美,愤慨悲歌、傲岸激情,一一发于笔墨。青主固不以书法见重,而书法亦复超绝古今。尝以柳条作书谓“腕拙临池不曾柔,锋枝秃硬独相求”可溯为硬笔书法的早期实践。读其医学手稿,研习医理的同时又能欣赏其书法,思其人、其志、其才,宛与青主把臂林下、联床夜月矣。傅山以为“射”之理通于书之理:“书法通于射(射箭)也。元阳(元气、精神)之射。”恰与刘雪崖《仙儒外纪》记载的一则传说相参:“太原府鼓楼,高数寻,悬‘声闻四达’匾……传‘达’字初缺一点,青主以絮濡墨束矢射之,恰中其处。”其人风采跃然纸上。傅山论书以倡言“四宁四毋”之说惊世醒俗,谓作书“恐其带奴俗气”,且“不惟字”,可知于医、于其他学问皆然。他冲破了儒家正统的藩篱,提倡经子不分,开清代子学研究之先河;痛斥宋明理学“一味板拗”、“本无实济”、闻之如“说梦”,主张实学,注重实践,强调经世致用;批判明清文坛上的拟古主义,形式主义,反对八股时文,告诫后学“无为臭煤刷却白心也”,并身体力行,《女科》即有辞愈朴而文愈高的特点;坚持“气在理先”,提出“天下者,非一人之天下也,天下人之天下也”,主张“君择臣,臣亦择君”,反映了朴素唯物主义和初步民族民主理想。尝留心兵法,以兵法论医云:“医犹兵也,古兵法陈图,无不当究,亦无不当变,妙于兵者即妙于医矣。非不学问人所可妄谈。”在外科著作《青囊秘诀》中,多处以兵法入医,妙思奇想,颇能给人启迪。而近一个世纪后的徐大椿在《医学源流论》中才有“用药如用兵”的专论。

傅山有“学海”之称,博学而能穷极医源,他的多才多艺可以看成他作为一名苍生大医全部品格的一道辉光。“汝果欲学诗,功夫在诗外”(陆游),学医何尝不是如此。仲景曰:“玄冥幽微,变化难极。自非才高识妙,岂能探其理致哉!”(《伤寒论》序)傅山在众多领域特别是医学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应能给我们以启迪,祖国医学博大精祖国医学博大精深,于今而言,具备厚实的“医外功”(当然包括道德素质即所谓“作人”)仍然是当代多学科研究中医、发展中医、进一步提高中医学术水平的迫切需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

 

 

 

精简版

 

傅山的“医外功”

 

江苏省兴化市中医院(225700)  朱 杰

傅山,出生于明万历三十五年丁未(1607年)闰6月19日,卒于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初名鼎臣,字青竹,后改字青主,又名真山,号朱衣道人,山西阳曲(今太原市) 西村(现尖草坪西村)人。于学无所不能,尤精医药之术,家居以医为业,治病不拘学派,施药不泥古方,应手辄效,誉为“医圣”。著述宏富,有《傅青主女科》、《霜红龛集》等传世。傅山又是明清之际杰出的学者、诗人、书画家,戴廷木式 赞其“学博可匹升庵,诗赋可敌次 木便 ,书法在王铎之上。”顾炎武慨叹“萧然物外,自得天机,吾不如傅青主。”学术体系,影响深远,诚不可磨灭者。

    傅山论书云:“作字先作人,人奇字自古。”其提出的“四宁四毋”(“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直率毋安排。”)亦强调以“心正”为前提。他崇尚颜真卿书“如忠臣义士,正色立朝,临大节而不可夺也。”而薄赵松雪其人以宋室后裔仕元,遂恶其书之媚俗无骨。他一生清贫,《家训》云:“粗茶淡饭布衣,茅屋度日,尽可打遣”,“势利富贵,不可毫发根于心。”抱志守节,隐居不仕,顺治十一年,因秘密抗清事泄被捕,狱中“容色自如”,“受刑不少屈”;康熙十七年,诏举博学鸿词,以死拒之。傅山作画多以“四君子”为题材,抒发其深情、浩气。晚年作《墨池》诗:“墨池生悔吝,药庋混慈悲。子敬犹今在,真人到底疑。佳书须慧眼,俗病枉精思。投笔于今老,焚方亦既迟。”“投笔”、“焚方”不过是激愤之辞,山河满目疮痍,国家病入膏肓,苦于无力回天,隐晦地表达出壮志未酬,此身已老的感慨。他坚持的民族气节至死未变,“明月清风遗恨在,千秋万祀属知谁?”临终前仍遗言“以朱衣黄冠敛”。傅山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,又何止医与字哉!

    上医治国,其次医疾;不为良相,愿为良医。傅山怀济世之雄才,而终成一代精诚大医。“作字先作人”,对行医者来说,就是“作医先作人”。傅山医德高尚,谦逊正直,平易近人,“治病从不见倦容”,凡有邀请出诊,不管路程多远,必欣然前往救治,病家赤贫还免费赠药。长年遁迹民间、避居僻壤,不以名家自居,“宁可老作学生,不可少作学者”,《女科》中就收载有不少他精心搜集、整理、弥足珍贵的民间单、验方。

    傅山曾语重心长地指出作学问要“勤”:“读书勿怠,凡一义一字不知者,问人检籍,不可一‘且’字放在胸中”;要“蜕”:“君子学问,不时变化,如蝉蜕壳,若得少自锢,岂能长进”;要“归”:“谓有所归宿,不至无所著落,即博后之约。”可谓对其一生治学经验的总结。其抗志以希古人,虚心而师百氏,勤求博采,力主独创,而诗有别裁,字有别致,医有良方,晚年悉心著述,特以《女科》之精思妙理名闻天下,流芳千古。《霜红龛集》有“一缕沈烟萦白牖,先生正著养生书”、“江泌惜阴乘月白,傅山彻夜醉霜红”等诗句,可以想见其“穷愁著书、浮沉人间”至为感人的情景。顾炎武有“苍龙日暮还行雨,老树春深更著花”诗句相酬,正是对其精神的生动写照。

    宋鉴《半塘闲笔》云:“阳曲傅徵君,以神医兼书画”。傅山书法学颜,上追锺王,为“清初第一写家”。其狂草如巨龙翻滚,亦吐亦吞,无起无止,如怒如骂,如瀑泻流,虎虎生气,竭尽啸傲风骚阳刚之美,愤慨悲歌、傲岸激情,一一发于笔墨。青主固不以书法见重,而书法亦复超绝古今。尝以柳条作书谓“腕拙临池不曾柔,锋枝秃硬独相求”可溯为硬笔书法的早期实践。读其医学手稿,研习医理的同时又能欣赏其书法,思其人、其志、其才,宛与青主把臂林下、联床夜月矣。傅山以为“射”之理通于书之理:“书法通于射(射箭)也。元阳(元气、精神)之射。”恰与刘雪崖《仙儒外纪》记载的一则传说相参:“太原府鼓楼,高数寻,悬‘声闻四达’匾……传‘达’字初缺一点,青主以絮濡墨束矢射之,恰中其处。”其人风采跃然纸上。傅山论书以倡言“四宁四毋”之说惊世醒俗,谓作书“恐其带奴俗气”,且“不惟字”,可知于医、于其他学问皆然。他冲破了儒家正统的藩篱,提倡经子不分,开清代子学研究之先河;痛斥宋明理学“一味板拗”、“本无实济”、闻之如“说梦”,主张实学,注重实践,强调经世致用;批判明清文坛上的拟古主义,形式主义,反对八股时文,告诫后学“无为臭煤刷却白心也”,并身体力行,《女科》即有辞愈朴而文愈高的特点;坚持“气在理先”,提出“天下者,非一人之天下也,天下人之天下也”,主张“君择臣,臣亦择君”,反映了朴素唯物主义和初步民族民主理想。尝留心兵法,以兵法论医云:“医犹兵也,古兵法陈图,无不当究,亦无不当变,妙于兵者即妙于医矣。非不学问人所可妄谈。”在外科著作《青囊秘诀》中,多处以兵法入医,妙思奇想,颇能给人启迪。

傅山有“学海”之称,博学而能穷极医源,他的多才多艺可以看成他作为一名苍生大医全部品格的一道辉光。“汝果欲学诗,功夫在诗外”(陆游),学医何尝不是如此。仲景曰:“玄冥幽微,变化难极。自非才高识妙,岂能探其理致哉!”(《伤寒论》序)傅山在众多领域特别是医学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应能给我们以启迪,祖国医学博大精祖国医学博大精深,于今而言,具备厚实的“医外功”(当然包括道德素质即所谓“作人”)仍然是当代多学科研究中医、发展中医、进一步提高中医学术水平的迫切需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